首頁(yè) > 新聞 > 美圖 > 正文

徐飛——活著(zhù)·愛(ài)著(zhù)·畫(huà)著(zhù)

2018-01-22 11:39:16   來(lái)源:天際線(xiàn)藝術(shù)設計機構  

 

徐飛藝術(shù)簡(jiǎn)介

1972年生于陜北,獨立畫(huà)家。先后畢業(yè)于陜西省藝術(shù)師范學(xué)校,西安美術(shù)學(xué)院,著(zhù)有《徐飛油畫(huà)》、《高考速寫(xiě)指南》。許多作品在專(zhuān)業(yè)報刊發(fā)表并被中外設計機構及個(gè)人收藏 , 其本人熱衷于美術(shù)教研和油畫(huà)創(chuàng )作,曾被西安市教育委員會(huì )授予優(yōu)秀指導教師。

 

 

《云朵》2012.5

 

 

徐飛的畫(huà)

文:狄馬

 

徐飛畫(huà)得不多,20多年的作品收集起來(lái)不過(guò)60幅。這正應了他的名字——“徐”在古文里,就是慢的意思。“徐飛”就是慢慢地飛。

 

 

池魚(yú)》2001.7

 

 

我注意到徐飛的畫(huà)對時(shí)間有一種超乎尋常的敏感?!妒玛P(guān)山》畫(huà)的是孟秋關(guān)山的旖旎景色;《風(fēng)和日麗》透過(guò)畫(huà)中黯淡的光線(xiàn)反襯外面現實(shí)的不安;《時(shí)光》中的破椅爛鞋暗寓對逝去韶光的傷感;《一個(gè)記憶》里破敗的窯洞,《母親的安樂(lè )窩》如今已成斷壁殘垣,無(wú)不顯示出畫(huà)家對遠去生活的浩嘆。這種以農耕為主要生產(chǎn)方式的文明曾養育了地球上絕大部分的人口,但在工商業(yè)文明的擊下,已成末日氣象;而一個(gè)有良知的藝術(shù)家似乎不應對此漠然,《歲月如歌》畫(huà)的就是在過(guò)去的年月里,一個(gè)小手工業(yè)者對工作和生活的愛(ài)戀,畫(huà)面溫而浪漫。毋庸諱言,這種對農耕時(shí)代的記憶往往是和貧窮、艱難聯(lián)系到一起的,但生活本身是復雜而矛盾的。等貧窮和艱難過(guò)后,人們記住的往往是克難后的歡愉。法國作家加繆曾這樣描述“貧窮”和“陽(yáng)光”的關(guān)系:“我置身于貧困和陽(yáng)光之間,由于貧困,我才不會(huì )相信,陽(yáng)光下和歷史中的一切都是美好的;陽(yáng)光讓我明白,歷史并不等于一切。 ”畫(huà)家徐飛就在陜北的陽(yáng)光下長(cháng)大,因此他熱愛(ài)陽(yáng)光,《芭提雅的夏日》畫(huà)的就是赤裸的海灘,那奔放而歡悅的氣息,表達的就是畫(huà)家對生命的慶祝和禮贊。但他也恐懼陽(yáng)光本身讓人窒息的熱力?!讹L(fēng)和日麗》畫(huà)的就是這種有點(diǎn)悖謬的感覺(jué)。在近期的畫(huà)作中,他似乎想背離自己與生俱來(lái)的陰郁色調,挖掘自己心靈與個(gè)性中陽(yáng)光的一面,作品村頭就是例證。

 

 

 

 

《村頭》2016.8

 

 

《時(shí)光》2009.7

 

 

 

細讀徐飛的畫(huà),從作品《時(shí)光》就會(huì )發(fā)現點(diǎn)秘密: 畫(huà)面上只有三四種顏色,他卻能把畫(huà)面的各種關(guān)系處理得輕松、極簡(jiǎn);色彩和筆觸在他所構建的空間中任意游弋,畫(huà)面里的時(shí)光動(dòng)人心弦,似乎信手拈來(lái),流露出他隱忍于內心的繪畫(huà)標準: 用陰郁的色調來(lái)意象社會(huì )矛盾的畫(huà)面感,或者理解為這種方式更具文化的擔當意識。徐飛明確藝術(shù)的偉大在于真性情,在于能夠成為當代社會(huì )的呼吸、在于美好與痛苦的交錯糾纏中——雨果的小說(shuō)如此、莫扎特的音樂(lè )如此,凡高的繪畫(huà)也是如此。

 

 

《十月關(guān)山》2014.6

 

 

 

認識徐飛在十幾年前的博客時(shí)代。那時(shí),幾乎人人都開(kāi)博客。徐飛也給自己注冊了一個(gè),叫“xufei的自留地”,網(wǎng)名叫“飛了”。但不知怎么,這個(gè)中年男人一直沒(méi)有“飛”起來(lái),我想跟他的不善經(jīng)營(yíng)有很大的關(guān)系。目前的書(shū)畫(huà)市場(chǎng)魚(yú)龍混雜,泥沙俱下,不玩怪的,不制造熱點(diǎn)或緋聞是很難出頭的。當然,跟他的身體發(fā)福也有關(guān)系。每次見(jiàn)面,我心里就會(huì )對他說(shuō): "你不減肥,怎么可能飛得起來(lái)。"

 

 

 

《瓶花》2013.7

 

 

 

好在“慢”已成為一種時(shí)尚。在一個(gè)快餐的年代,能將身體放慢,好讓自己的靈魂趕上,也是一種能耐。徐飛做好了這樣的準備,并朝這樣的境界修煉,因而,我們有理由期待他往更高的巔峰攀越。


 

《一個(gè)記憶》2015.3

 

 

《母親的安樂(lè )窩》2002.8

 

 

《風(fēng)和日麗》2001.1

 

 

《歲月如歌》2007.6

 

 

《抱貓的女孩》2009.7

 

 

《有酒瓶的靜物》2001.6

 

 

 

《作家狄馬》2016.9




編輯:楊晨雨

CopyRight 2008---2020 @ 陜西陽(yáng)光網(wǎng)云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  中華人民共和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信息許可證服務(wù)編號:61120190002
網(wǎng)站備案號:陜ICP備06007924號-2    陜公網(wǎng)安備:61010302000086號
地址 : 西安市曲江新區登高路1388號陜西新華出版傳媒產(chǎn)業(yè)大廈A座11層    聯(lián)系電話(huà): 029-86225201   舉報郵箱:814476757@qq.com
陜西菲格律師事務(wù)所 楊韜 13109502054   陜西志功律師事務(wù)所??白山虎?13319218793